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守墓人 珉澈

李灿一早被母亲从被窝里挖了出来,揉了揉眼睛,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叫唤声,只好听话的起床了。


每年这个时候,母亲脾气都会特别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终于能去探望他爱人,我老爸,所以心情都很好。


虽然能见到老爸是很开心,但这么早就要起床是真的好痛苦!!


“李灿!你给我快点!!”


听到母亲虎吼的灿立刻换好衣服,赶快跑上车。


“若,早餐。”母亲把三文治递给李灿。


“谢了,妈。对了,这次怎么拿了这么多吃的啊!“以往每年母亲准备的都差不多,但这年多了很多,还有一些不像是祭品的食物,母亲还煲了汤。


”我多拿点给胜澈那孩子的。“


”胜澈?“灿第一次听这个名字,还为是父亲新搬来的邻居。


”他比你大呢!记得喊哥。“


”知道了。“



车慢慢从市区开到城郊,他的父亲就葬在城郊政府的墓地里,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察,在一次行动中殉职,所以被葬在政府的墓地里。


山上没别的东西,就只有这一个墓地,但几年前在父亲墓地不远处起了一座小小的建筑,他问来拜祭父亲的大人们,大多都不愿多说,只匆匆说了他是新的守墓人。


守墓人?


怪可怕的。


不知道这次能见到他吗?


李灿不知道为什么对守墓人这么感兴趣,但一看到那座孤伶伶的房子,坐落在墓地旁,他就忍不住好奇心。


到底是什么人会愿意住在可怕的墓地旁?


四周没一个活人,就连动物也没有,了无生气。


在寂静的屋子里


守着一座山,一橦房子,一块墓碑,一个人。


”灿!你这孩子干嘛!“母亲的声音把灿从思考中唤醒过来。


”快来!“母亲先下车,他跟着母亲把祭品拿到父亲的墓地前。

”胜澈哥呢?“灿看了看四周,都没见新的墓碑。


”他应该还在屋子里吧。我们等下再去找他。“


”屋子?他就是那个守墓人?“听母亲的话胜澈应该和自己差不了多大,可是去当了守墓人?


”什么守墓人?“母亲先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然后突然静了下来。


”灿儿!“几个男人走了过来。是父亲以前的同事。


”叔叔好。“


”灿啊,你帮我把吃的拿给胜澈吧,我跟你叔叔聊一下天。“


灿听从母亲的意思,把吃的拿走。可他没有立刻离开,他走到离父亲墓碑不远的大树旁,偷听他们说话。


”胜澈那孩子就这样放他在这里好吗?“


”也没办法,他不愿意走。“


”他还要读书呢!“


”保险金,体恤金,父母留下来的,还有警局给的钱,一辈子不工作也够用了。“


“可他就这么在墓地旁住着?”


“他这孩子,父母被杀以后,就他朋友陪着他,连父母的身后事都没处理,他朋友就因为他死了。”


“警察来到的时候,他就抱着他朋友的尸体,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地上,局长跟他道歉什么的都不理,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要陪在他朋友和家人身边。”


“我们本来也觉得他是不是受不住打击疯了,怎么会要住在墓地旁,可这几年看来也挺正常的。”


”也是我们对不起他,警长也是的,为了赶快完案,就不深入调查,胜澈爸妈当初死得很不寻常,那些人就是来寻仇,有计划的杀掉他们一家人的,如果我们查下去,就能保护好胜澈,他那朋友就不用死了。“


“那个孩子是真的很爱护胜澈吧,在那么多枪口底下,也不肯说出胜澈在哪。”


胜澈。


那个守墓人。


爸妈死了。


他的朋友也因为警察的疏忽才死去了。



“告诉我!崔胜澈在哪?”一把把冰冷的枪指向男孩。眼前的男人身上全是可怖的纹身和伤疤。


“我不知道。”被打得血流满面的他跪在地上,不肯说出胜澈的下落。


“不知道!给我再打!“男人一声令下,身边的小混混一拥而上,一个个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虽然疼痛,虽然害怕,但始终没出声音。


”老大!警察来了!“一个人冲了进来,那些男人都一窝峰地逃亡了。


”珉奎......“被珉奎骗走了的胜澈不放心,偷偷赶回家,却看到那些杀害父母的男人匆忙离开,感觉不对的他一推开门,就是珉奎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哥......你不要哭,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哭,我要...保护哥的,虽然...没能守着约定...保护你一辈子,但我总算...没让你受伤害。”珉奎被胜澈抱在怀里,血从口中不断涌出,但他始终笑着,就像每一次向胜澈求称赞的时候一样。


“不要...珉奎啊…”胜澈死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颤抖着。


“哥,虽然...一直没说出口...但我...我是真的......很爱很爱哥的......哥...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不要太难过...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一直守护着哥的...”



灿看向那座房子,终于知道为什么房子看起来孤零零的了。

他避过母亲,走向那座房子。



“胜澈哥?”灿敲了两下门,没人应,但门没锁上,轻轻推就开了。


房子不大,但也有两层,小小的厨房和客厅,还有通往估计是睡房的楼梯。


该有的电话电视都齐备,想必是警局的人为他添置的。


他不敢上两层,他把视线看向房子另一面的落地玻璃窗。


外面是小小的花园,说是花园,其实就是房子外的草地,但被主人悉心打理过,各种颜色的花朵,大树,形成一个自然的园子。


中间有三块墓碑。


是胜澈哥的父母和那个朋友吧。


“你是?”


一把声音从灿背后传出。


灿立刻转过头来,一个黑色顺毛的青年站在他背后。


“胜澈哥?”他想这个就是母亲说的胜澈哥,眼前这个人有白哲的肤色和大大的眼睛,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叫李灿!是......”灿不知道要怎么跟胜澈表明自己的身份。

”李阿姨的儿子是吧?你好,我经常从阿姨口中听到你的名字呢。“胜澈走过李灿,推开了往花园的门。


灿跟着胜澈走到了墓碑旁。


金珉奎。


灿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和上面的照片。


一个笑容十分灿烂的男生。


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


“本来你应该叫他哥的,他比你早出生两年。你是99年的对吧?”


“对的。”


“虽然他没再长岁数了,但继续喊他哥没问题吧。”胜澈拿过毛巾抹着墓碑。仔细地抹过碑上的每一处,微微转过头跟灿说。


“当然。珉奎哥,你好。”灿蹲了下来,认真地向珉奎问好。


“珉奎一定会很喜欢你的,他啊,就喜欢被人叫哥,因为他总是追在我后面叫我哥,他可想要一个弟弟呢。”胜澈看着珉奎的照片,却像陷入了回忆里一样。


“珉奎哥很爱撒娇喔?”


“对啊,他虽然才19岁,可是已经很高了,以前总有人觉得他才是哥哥,我常常欺负他,可是他只会自己生闷气,只要我哄他两句,他很快就会开心起来,在我面前撒娇,就像只大型犬似的。”胜澈说着说着笑了起来,露出深深的酒窝。


“你们感情一定很好。”灿惋惜地看着胜澈,他知道胜澈不需要别人可怜,他也没什么资格安慰,可是看着胜澈怀念的模样,再想到两人现在已是阴阳相隔,不禁有些心酸。


“李灿!把吃的放在门口干什么?!”母亲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阿姨。”胜澈站了起来,向李灿母亲问好。


“胜澈快来吃东西,阿姨煲了汤。”母亲拉着胜澈的手回到客厅,拿出一早准备好的食物。



李灿准备要走了,母亲把餐具都收拾干净,正帮胜澈检查一下有什么要找人来修理的。


“胜澈啊,阿姨过些时间再来看你啊。”母亲推开门,先走了出去。


李灿在踏出房子之前,最后一次看向墓碑。


胜澈坐在草地上,闭着眼轻轻靠向墓碑。


微风吹过,嘴角上扬。


在转过身前,仿佛看到胜澈靠在一个稍高一点的男孩肩膀上。


就像甜蜜的恋人互相依偎着一样。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