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調酒師遇上小處男 珉澈

珉奎第一次進入酒吧,他對於酒吧的印象還是電視播放的劇集中龍蛇混雜的地方,但這間開在路邊的酒吧卻沒想像中的雜亂,反而有情調得很。


他剛剛失戀了,就在他成人的這一天,處了一個月不到的女朋友在他親了一下以後,就立刻變臉說要分手。


明明初識時像小白兔般純潔的女朋友,居然在他親了一口臉頰時說,“你該不會是處男吧。”在他害羞的點頭承認後,立刻變得嫌棄,丢下一句我們分手吧就走了。


什麼鬼!!


這年代居然處男會被嫌棄?他潔身自愛,怎麼就變成被分手的理由!!


被打擊到不行的珉奎在腎上腺素的影響下,穿着皮衣黑色破洞褲,自以為打扮得很壞的走進酒吧裡。


時間還很早,酒吧裡已經坐了不少人,有的是情侶,有的是一大班朋友,像他一樣獨自來的不多。


原本以為酒吧應該昏暗無比,各種顔色的射燈在眼前晃動,人們在舞池上互相磨擦。但眼前的情況是,大家各自坐在座位上聊天,根本不像酒吧。


珉奎坐在吧枱前,只有一個戴着面具的調酒師在,粉白色的頭髮十分顯眼,他用抹布擦乾擺放在他眼前的玻璃杯。


“你好。”一說出口珉奎就後悔了,現在是來當壞人,來擺脫處男身份的,這麼乖的問好是幹什麼。


“你好。”沒被面具遮掩的嘴巴粉紅色的,說話時還露小白免般的白牙,可愛得很。


“有什麼介紹的嗎?”珉奎來之前已經做過功課,要怎麼樣才像是來過很多次酒吧的人。雖然怎麼演戲都不像。


“你第一次來?”調酒師看了珉奎一眼,雖然珉奎沒能看清調酒師的樣子,但被他看一看,整個人就打了一個冷顫。


“不…不是,就問問,沒來過這間,以前那些都去太多次了,來間新的玩玩看。”不擅長說謊的人,一旦說謊,就會突然說很多東西。


“原來是這樣。”幸好那個調酒師沒再多問下去,他把幾款看不出是什麼的液體倒進銀色器皿內,搖了幾下,倒出來的就是漸變的橙紅色。


“sex on the beach”這個名字讓珉奎的臉變得通紅,他自以為燈光太暗,看不出他臉紅了。


也不知道是那個電視劇教的,珉奎把酒一下子喝光了。甜甜的果香味讓珉奎掉以輕心,以為酒精不多,他跟調酒師要多一杯,卻沒留意到調酒師上揚的嘴角。

”怎麼處男就要被嫌棄啊?珉奎是好孩子,可是她要跟我分手!那珉奎不要做好孩子了!“第一次嘗試酒精的滋味的珉奎很快的就醉了,他早就忘了自己是來擺脫處男稱號的。


”那珉奎來幹什麼的啊?“某居心不良的調酒師正誘導小綿羊說出他的目的。


”珉奎今天成年了,珉奎是大人了,珉奎不要做處男了!“珉奎沒用髮泥,原因是弄了一個小時,都沒弄上一個可以出門的髮型,只好洗了頭就出門了,瀏海沒擋住珉奎清澈的眼睛,反而讓他看起來更加的乖巧。


”乖,珉奎先睡一覺。“調酒師輕輕摸上珉奎的頭,看他真的睡著了,跟別人示意,離開了吧枱。


到醒來的時候,酒吧的人已經多起來了,大部分的人都走到舞池上跳舞。眼前的調酒師已經換人了,不是粉白色的頭髮,也沒有戴上面具。之前那個調酒師比較漂亮。珉奎心想。雖然那個調酒師戴上了面具,但他就是覺得那個人很漂亮。


”醒來了?scoups叫你去舞池前等一下。“眼前的調酒師見到珉奎醒來了,就按照scoups吩咐的告訴珉奎。


”scoups?”珉奎回想一下,好像未聽說過這個人。


“就是剛才跟你聊天的那個調酒師。”


“噢。”珉奎才想起自己從未問他的名字。


他聽從scoups的意思走到舞池前,最前方有一個舞台。


突然燈光暗下來了,唯一的光就是射在舞台中央的一盞大燈。


“scoups居然會親自表演!今天來真的賺到了!“在一陣歡呼聲中,他聽見旁邊的人說。


音樂隨着水聲傳出,燈光也由白色轉為曖昧的桃紅色。


一個人影出現在舞台上,身旁的尖叫聲也更加瘋狂。


他隨着音樂舞動,忽明忽暗的燈光令氣氛變得迷幻。


舞台上的射燈突然照射着他,泛着金屬光澤的鋼管,下陷的水池,和舞台上濕透的人兒。


他變得純黑的髮絲,純白色oversize的襯衫,濕透的衣服緊貼著身軀,黑色的褲子和光着的雙腳都讓台上的他更加誘人。


他每一個舉手,旋轉,扭腰,都讓台下的觀眾如痴如醉。


水聲戛然而止,音樂也變得緩慢而柔和,台上的人跳到舞池之中,身邊的人都有默契地讓出道路。


他慢慢地走了過來,雙手環上珉奎的脖子,兩人緊緊黏在一塊。珉奎抚上他的背,炙熱的體溫,呼出濕熱的空氣,無一不刺激着珉奎。


”scoups?”珉奎喚着他的名字。


“我叫勝澈,記住了。”勝澈踮起腳尖,在珉奎耳邊輕聲地說。

珉奎低頭看着勝澈,被淋濕的黑色髮絲貼着臉頰,白哲的表膚微微泛紅,微醺的雙眸看着珉奎。


“怎麼變成黑色的了?”珉奎的手輕輕抚過勝澈的髮絲。


“剛才是噴上去的,哪一個好看?”勝澈側了側頭,像孩童般無邪地問。


“都好看。”珉奎也分不清自己是喝醉了,還是因為勝澈而醉了。


聽到答覆,勝澈甜蜜地笑了一下,露出可愛的酒窩。


”小處男,跟我來。“勝澈拉着珉奎的手,從後門離開了。


過兩個街口就是勝澈的家,一進門口就被小處男壓在門板上親吻,勝澈只能閉上眼睛,一隻手在牆壁上摸索,直至摸到燈的開關。


整個房間變得光亮,勝澈拉開兩人的距離。


”小處男,你要玩one night stand?“珉奎從勝澈眼中看出些不安。


”no, whole life.”珉奎看到勝澈滿意的笑容,稍微用力把勝澈抱起,嚇得勝澈立刻用腿圈住珉奎的腰。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幫你親愛的擺脱幫小處男稱號。”珉奎把勝澈放在床上,邪氣地一笑,關上了燈,然後欺身而上。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