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生日禮物 道澈

“他怎么了?”接到李知的电时还是很惊的,竟他很久没有联了。


忍受不了漫长的练习生涯,了追求一直以的梦想,离了公司。在那个注重兄弟情的人眼中,自己已经是个背叛者了吧。


起初只是想,过一子吧,等那个人不生气了,就回找他,但之后,不意的生活,忽忽近的梦想,复的人际系,都道允没勇气去见他。


要用什么身分去见他呢?又有什么面子去见他。作以前的友?同的朋友?还是背叛者?失的背叛者,一个了一己之私,破坏别人梦想的小人。


虽然已经过去。但他还得那个人在第一次一起喝酒的晚上,靠在他肩膀上,兴奋地划着未蓝图,在他划的未中,有他道允。


而他,狠狠打破了那个人的梦想。


那个人力竭声嘶的声音在独自醉的晚上都会再次出什么要离什么要放弃?怎么甘心?又怎么舍得?


对啊,当时的自己到底是怎么舍得的?


在以后每个想起他的晚上,都会想自己是怎么舍得的。


遇见他的第一天,傻傻地跑过来问好;在他在评测后,拉着他去游戏打通宵;跟他一起准备艺高入学测试,通过后一起欢呼庆祝;得知无法出道后的拥抱和打气;入seventeen后,大家对他的默契羡慕的眼光。


这些回,他在自己面前,活的样子,自己是怎么舍得放弃的。


怎么会愿意把最后的回定格在他过的哭喊中。


弟弟安慰的,劝架的,他的声音,一句都没听清楚,只看见那人哭泣着的样子,和散落一地的衣服。


在,胜澈就站在他几步的地方,被珉奎着,身旁一大班弟弟围绕,可是他还是得胜澈很孤独,胜澈低着头,看不清的表情,力气好像在把衣服扔向道允时就花光了。


道允一一把衣服收拾好,最后的看了胜澈一眼,就离了呆了近四年的宿舍,他的另一个家。


然后把他美好的回,划上破碎的句号。


在如此害他以后,他真没想过会再见面。


“道允哥,我都不想麻你的,可是胜澈哥的情况有点糟,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只能找你了。”


“你竟是我当中最懂胜澈哥的人。”


最懂胜澈的人?曾经可能是。在......


“你不是从外国回来吗?胜澈怎么了?”


这几年生日,虽然不能见面,但弟弟都会,所以在昨天收到短后,跟珉奎聊了几句,也得知他在外国办见面会。不过他想不透怎么一回国就找他了。


”你去看看他就知道了。“一早接到了电,知勋说胜澈有点不对,希望他能看一下,本跟其他朋友了庆祝生日的,接完电后,立刻把会推了,赶宿舍。


和以前由练习生就在住的宿舍不同,他搬去更大,更新的宿舍去了,珉奎,佑还有胜澈就坐在沙发上。


“道允。”胜澈站了起,手无措地握在一起。


道允从头到脚慢慢的看了胜澈一遍。“胜澈,你根本没事,对。“虽然是疑句,但道允却用述的口吻出。就像知勋说的,他比都懂胜澈,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胜澈根本就没事,反而摆出一副不安的样子。


“…”胜澈没说话,他咬着唇,还一边看道允的眼色。


“你的房间在哪?”道允板着脸问胜澈。


胜澈指了指一间房间,道允就上前拉着他去了。


胜澈很少摆出这种胆小的一面,但对着道允就不会强装强。


在弟弟还未公司之前,胜澈一直到是忙内line的,虽然95同的很多,但在家内一直是忙内的他,到了公司还是那种对着哥哥,朋友撒的人,而道允在家里是哥哥,他生日又近,常常被他拉着撒,也反过胜澈。


即使后弟弟们来了,也有其他同的朋友,但他不愿在后面前表脆弱,所以胜澈所有柔的一面,全了道允。


“你在能告我你怎么了?”,即使被了,道允也不会这么生气,他又有什么格生气了?能见到胜澈一面他已经得很幸福了。


但他生气胜澈装病大家胆心,更生气他跟胜澈居然要用到装病这个理由,才能见上一面。


“生日快。”胜澈从背包拿出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


“噢...谢谢。”道允没想过胜澈装病引他就是生日礼物。也对,要不是担心胜澈,他也不会答应来


“你拆开来看看。”胜澈期待的看着道允,他在机看到的时候兴奋了好久,想着要知帮忙送道允,但受够了两人冷战的知死都不肯帮忙,还叫一大帮人商量,弄个什么破冰大作战的。


那是一枝香水,是胜澈受到的成年礼物。


”我找了好久,没想到会在奥克的机看到。“


那年的生日,胜澈和首尔跟他庆祝生日的父母吃完,就赶回公司,他当时还在直播seventeen tv ,他把刚买的水果了弟弟,就跑去找道允,把手腕伸出,一下在手腕上的香水味。


”我看你很喜欢,本想去同一款香水你做成年礼物,但后都找不到,只好另一款你,不过看你不常用,好像不太喜欢。“胜澈每次到机,或是其他地方,只要有时间逛,就会去看一下有没有这款香水,即使他早就用了另一款,但对这一款香水,就好像有什么情意似的。


”我不是不喜欢你送的那一枝,也不是特别喜欢用香水,只是我闻习惯了你身上的这种味道。我离以后也有找,但还是找不到。“道允那时候真没香水的习惯,只是看胜澈很喜欢,每次在他旁边都到这种味道,才常常拿胜澈的香水来喷。后他也找了很久,在离胜澈以后,以能通过香水味,减少对胜澈的思念,但还是找不到。


就像道允了解胜澈,胜澈同样了解道允,即使道允没出口,他也知道道允在离后,找香水的原因。


“你什么不找我。你非要我主动找你是!“胜澈的眼睛染上委屈的神情。


”我怕你还在生气嘛。“道允上胜澈的手,眼睛瞪得大大的,反过跟胜澈装可怜。


说谎。“


”对啊,我就是说谎。可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就这么胆小,浪了这么多时间。“道允踏前一步,抱了胜澈。

”你不要再跑走就行了。“胜澈狠狠地瞪了道允一下。


”嗯,我不跑了。“道允把头靠在胜澈肩上,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在你辛苦?“胜澈的声音闷闷的,从道允怀中出。


”不辛苦啊。“


”新目加油。“


”嗯。“


”我会替你援的。“


”一句加油就算了喔。“道允松了手,两人面对面看着。


道允的头微微靠前,可是胜澈一下子亲了上去,轻轻碰了碰嘴唇。


“这个我喜欢主动的。”胜澈挑了挑眉,挑衅的看了眼道允。


“这么巧我也喜欢。”道允再次亲了上去,舌头轻轻舔上胜澈的嘴唇,直到胜澈微微张开双唇,两人就像要争个输似的亲吻,直到胜澈有些喘不过气地堆了推道允。


“我了。”道允笑了一下,在胜澈不服气的眼神中,再次抱上他。


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我不会再松手了。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