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盾牌與劍 珉澈

原來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好好了解過哥。


珉奎躺在宿舍的床上,腦中一直浮現勝澈哥流着淚的樣子。他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勝澈在催眠師的引領下放開心房,說出心裡話。


起初都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態去看,製作組當初說要催眠的時候,公司都討論了很久,找誰去,太小的不行,沒什麼壓力的不行,太大壓力的也不行,最後還是副社長說讓勝澈去,想說就算真的被催眠了,也大概是說做隊長的辛苦,而且勝澈防禦性高,應該不容易被催眠。


所以他們一半擔心,一半好奇的看着整個催眠過程。


雖然也大概想過勝澈哥的傷痛是什麼,但從沒想過會是出道前那件事。他看着勝澈哥突然眼睛閉得很緊,淚水從睫毛間流出,哽咽着說出在舞台上的擔憂。


其實那件事他沒了解多少,只知道出道會議結束後,前輩的經理人來接他回大邱,第二天早上就回來了。勝澈哥沒多說,他們也沒問,之後聽哥哥們說的,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惜當時忙着出道,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放送結束後,淨漢哥和明浩走在勝澈哥旁邊,自己一直回想那天發生的細節,也在後悔為什麼當初沒好好留意勝澈哥,也許他們早點發現,勝澈哥也不會𠄘受着這些壓力。


想着想着,到要上車了,才發現勝澈哥早上了另一輛車,也已經滿了。


他看着坐在勝澈哥旁邊的明浩,’什麼啊!坐在勝澈哥旁邊的人是我才對啊!!就喜歡跟我搶哥!!’看到明浩特意投過來的眼神,珉奎在心裏默默抱怨。


乖乖的上了另一輛車,看着車外的風景,珉奎由自己的意識飄到勝澈身上。



回到宿舍,勝澈飛快地洗完就躺在床上了,也許是他都沒想過真的會被催眠,在弟弟面前毫無保留地表現自己脆弱。

作為已經確立關係的兩人,理應好好安慰一下戀人,但自責的珉奎,就連陪在勝澈身邊這樣簡單的事情都慢了好幾拍,被別人搶先了。


說到底,是他把勝澈哥想得太堅強了。珉奎轉了轉身,在漆黑的環境中大概地描繪勝澈的身影。


在一次訪問中,記者問勝澈對於他來說是個怎樣的人。“是seventeen的盾牌。”他記得他是這樣回答的。


如果有一天盾牌承受太多攻擊,堅持不住,那在他後面,安穩地接受保護的自己,又能做什麼呢?


珉奎摸黑下了床,輕聲地爬上勝澈的床上,鑽往被子裡,從後抱着他。變涼的空氣讓勝澈往後靠上珉奎,縮進他懷抱裡。


珉奎輕輕抺開勝澈緊皺的眉頭。


如果你是seventeen的盾牌,那我就做劍,除去傷害你的一切,和你並肩作戰。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