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青葱》珉澈 ch12

匆匆那年 我见过太少世面 只看同一张脸

那么莫名其妙 那么人欢喜 又太讨厌

那年活匆匆 因不懂 固的

只是分手的前言



钟吵醒,扎着张开眼,原昨晚不知不睡着了。


”早啊。“道允头发湿湿进来了。


”你起这么早?“


”是你晚了,都要11点了,还不起。“道允上前把胜澈从床上拉起。


“你吃早餐没?”


“其实我才醒没多久,早个20分钟吧”道允笑了笑,把胜澈推进厕所。


“你赶快洗脸换衣服,妈妈始煮午了!”


餐桌上,胜澈一直被昨晚的事困扰着。


“ 昨晚没睡好?怎么一早起就在发呆。”胜澈爸爸


,我的电你一直有充喔?”


“你的朋友一直有发,而且你回也可以用。”妈妈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只是草草解就算了。


吃完,两人就出发去学校了。


星期一,学校操上充了上体育的学生,可惜体育老师已经不同了,他慢慢走上楼梯,发现净汉知秀已经到了。


“胜澈你看!我志真的在这里,还一期不落的。”汉拿着几本,他身旁一整排架都是他志。


道是去了p市的业生放的?”胜澈猜想。


会这么留意我是什么学校的,还知道我志?”


“上次他们说不知道是放的啊。”荣想起上次在学校看到时,看到编辑上写着汉的名字,想放的,看看会不会是知秀他了,知道他们说是一个旧生,但他没留下名字,只是把每期志寄


“那个人如果要藏,我怎样要找不到他的。”


“那我先上去影社?”


“好。”


胜澈打开摄影社的门,已经好久好久没了,以前他足球社练习到一半,跑上找珉奎时,就像这样拉门,珉奎就会站在窗边,拿着相机,抬起头看他,然后对着他笑。


在推门,就只剩下几桌子跟一大堆的照片。


胜澈走近珉奎经常站着的位置,珉奎以前就这样倚着桌子,阳光透过叶晒落在珉奎的肩膀,他会拿着相机,眼睛看着......




是操




珉奎每天放学后,呆在影社不走,就是了他。


影社就在离操场较远的地方,是另建的教学楼,和与操隔了一片小林,是小林,其实就是几,分隔了两橦大楼,也阻挡了从操看过的视线


胜澈一直没留意过这里居然可以看到操,所以每次跑上找珉奎,他都像早料到一样,所以每次被教练骂了,珉奎都会准备好草莓牛奶,所以每次训练结束,他都能踏着时间出


而这些事情,胜澈在这么多年后才知道。


”珉奎他,一直在这里看我。“


汉和知秀走到了胜澈旁边,一同看着窗外,看到操的那一刻,他都明白了,却又唏嘘,他这么久才知道。


有人打了门,那些人一看到胜澈就喊。


”是花楹哥哥!“


一群人跑过胜澈很吃惊,更不明白学弟们为什么会认识他,还叫他这么奇怪的名字。


”没啊,就是他。“先走进来的社长,从柜子里拿出一本相簿。


”我每一届的社长都会被特别叮嘱,这本相簿一定要好好收藏,不能不见,好像是这本相簿的主人是以前的社长,照片里的人能有一天看到它,每一任社长都特别小心对待它,传给下一任时,还是千叮万叮,如果遇到照片中的人,一定要把相簿物归原主。“


在,于见到你了。“他从干列架上拿出相簿,虽然已经有些残旧但看起有好好的被保存。


那人把相簿双手奉上。


花楹。


以前的社长。


照片中的人。


他仿佛一下子知道了相簿中的会是什么。


只要打这本相簿,多年的问题终于能解决。


他接过相簿,缓缓


初次见面时,在教室的背影。



午休时枕着他腿的睡



足球比时跑步的身影。



回家的路上,一长一短的影子。



荣斗气时的模样。



望着胜搞怪时的笑容。



花楹花雨中的样子。





还有





业那天,在榕下淋着雨的自己。



胜澈拿出最后一照片,翻过背面。


‘我的胆怯,最还是害了你,再见了,我第一个人。’


被泪水晕开的字迹,胜澈仿佛能看见珉奎如何一笔一划的写下这句


而他也在这么多年后才得知道真相。


尽心思想一万个你不我的据,到头才发我,甚至比我的多。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