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火星人 05 井優

「小Rocker!」刺刺的感覺從頸邊傳來,


「zac?」阿優能聽出這是zac的聲音,他壓抑著急促的心跳轉過身去。


zac比他高上一點點,喜愛做運動的zac有著一身黑實的身材,但戴著眼鏡的他卻有一種書生的氣息,ZAC為了這次的派對,特意涂白膚色,加上魅惑的眼線,微微露出的尖牙,讓阿優不由自主的看著ZAC,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阿優!你今日好靚啊!」


「靚?」阿優摸了摸及肩的長髮,雖然作為男人,就算是喜歡男性,他也不會因為自己的性取向而渴望像女人一樣受到這種稱讚。


「你無照過鏡咩?(你沒照過鏡子嗎?)」ZAC一看到阿優疑惑的神情就知道肯定不是阿優的打扮,ZAC伸手摸向阿優的頭髮,粗糙的假髮總會打結,ZAC一根一根溫柔地把它解開。


「無喎,我去睇下先!(沒有,我去看一下!)」阿優迫不及待的住洗手間去,不單是看一看自己的樣子,更是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阿優關上了洗手間的門,背靠著牆壁


被束成一條一條的假髮,加上運動髮帶,像西方的街頭藝人,刻意加深的眼窩和微微印上的暗紅色口紅,遮蓋粉嫩的唇色。阿優看著鏡中的自己,打扮得與日常特別不同。又聯想到ZAC對著這樣的自己的反應,難道ZAC喜歡這種類型的?


「阿優!」門外嘈吵的聲音突然放大,傳來ZAC的聲音。

「做…做咩呀?(幹什麼?)」


「Magnus黎左啦,佢地叫你快d出返去。(magnus來了,他們叫你趕快出去。)」


.「喔……甘行啦!(走吧!)」


可能zac也覺得對著這樣的阿優很奇怪,又或者是感覺到阿優的不自在,使他也沒對阿優再說什麼話,整个气氛尷尬起來,就像海怪說過的一樣,十輩子沒說過話似的。


zac和阿優跟著陰暗的走道往包箱里去,一路無言的他們互相偷偷打量著對方,又互相閃躲。


阿優倒是挺想念這種時光的,畢竟他知道,其实他們也是互相喜歡著,阿優突然醒覺,自己竟然能平靜地回想起這一段過往,而沒一點的不開心。


阿優本想著在紐約多待個兩三天才往fire island去的,可剛才一查,fire island 明天就有一個派對,過幾天再去,人少了,氣氛也不同了,他也怕自己沒那個膽子去做那個決定了。


回到旅館收拾了行李就踏上了往fire island 的路上,他回想剛才那個旅館主人說不能退還住宿費還忍著笑的樣子,也挺無奈的,雖然也是覺得有點虧了,可他來的目的本就是為了fire island 所以沒想太多就隨他了。


他打開了手機,那個相薄里只有空氣和唯一一張有zac的樣子的照片的手機,他沒敢打開相薄,那是記載著他這些年來默默無聞的愛的照片,他怕他一打開,就沒能忘記zac,沒能重新做他自己了。


收件箱有著他那些朋們的訊息,打開阿怡的訊息,只見一堆「我好想你啊!」「你回來沒有?」「有沒有豔遇啊?」


就知道這臭丫頭沒個正經的


「夫君!你去fire island 到底想幹什麼!我聽朱公子他們的電台說了!小心被人吃了連骨頭去不剩啊!」最後一訊息是昨天的,是說朱公子昨天電台講了fire island 的東西,反正這火車要很久才能去fire island,就打開網上電台聽重播了。


「今天的主題是旅行,朱公子,唔知你有咩旅行既經歷想分享下呢?(不知道你有什么旅行的經歷想分享呢)」


「甘快就入正題啦?阿jin(这么快進正题啦)」


「我知今日你有一個旅行既地点分享,琴日仲要搵左好多資料添,進度就緊系要快d啦!(我知道今天你有一个旅行地点想分享,昨天還找了很多资料,當然要進行得快一点啦!)」


「拿,阿jin,搵資料就有d嚴重左,又未系搵資料既,系收左唔少料,我記得你都系度架喎!(找資料就有一点嚴重了,其实不是找資料,只是聽到不少料,我記得你都在哪里的啊!)」


「朱公子,唔好再講自己私人野啦!講返你既旅行經歷先啦!(不要再講自己私人的東西啦!説回你的旅行經歷啦!」)」


「旅行經歷我都算幾多既,話野我最鐘意就系體驗下唔同地方既生活!不過跟住落黎講既呢個地方呢,我就無去過啦!(旅行經歷我也算多的,我最喜欢就是體驗一下不同地方的生活!不過接下來説的这個地方呢,我就没有去過啦!)」


「疑?朱公子,你聽落好可惜甘喎。(你看起来好可惜的样子)」


「你又唔可以話可惜既,但系就有d妒忌甘囉,話曬我地既朋友已經系往果度既路上。(你又不可以説是可惜,但就是有点妒忌,我地的朋友已經在往那里的路上。)」


「嘩!甘就唔好再賣關子啦!快d講啦!(那就不要再賣關子啦!快點講)」


「拿,我地今日要講既旅行地點呢就系fire island,可能無咩人對呢個地點熟悉,其實呢佢就系系紐約long island附近既小島,離紐約市中心大概2個鐘車程,然後再轉船就到啦(我们今天要講的旅行地點就是fire island,可能没什么人對这個地點熟悉,其實呢它就是紐約long island附近的小島,離紐約市中心大概2個鐘車程,然後再轉船就到啦)」


「long island就真系聽過,fire islaND又真系陌生D喎(long island我就聽過,fire islaND又真的有点陌生喎)」


「又難怪你陌生既,因為呢個地方都唔系成日都甘多人架,7月左右呢個地方先有d熱鬧既氣氛,唔系平時就系寧靜既小島一個(不怪你陌生,因為这個地方也不是每天都这么多人,7月左右这個地方才有熱鬧的氣氛,不然平時就是寧靜的小島一個)」


「7月?呢个月有咩特别(这个月有什么特别)」


「7月系fire island 會有好大型既同志活動,紐約差唔多系全個美國最多同戀居住既地方,而fire island就系佢地搞聚會既地方啦(7月在fire island 會有好大型的同志活動,紐約差不多是全個美國最多同戀居住的地方,而fire island就是他们搞聚會的地方啦)」


「派對?好好玩甘喎!」


「fire island,最多就系沙灘,the pines同cherry grove,其實呢兩個沙灘距離唔遠既,所以好多人兩個沙灘都會去曬,睇下邊個適合自己d、而且島上面重有唔少酒吧同餐廳添。(fire island,最多就是沙灘,the pines和cherry grove,其實这兩個沙灘距離不遠,所以好多人兩個沙灘都會去,看一下那邊適合自己,而且島上還有不少酒吧和餐廳)」


「沙灘?酒吧?嘩,好想入非非啊!」


「jin,你既想入非非有一部份都岩既,其中一個沙灘系裸體沙灘,不過呢樣野系外國一直都好流行,亦唔系同志既特別活動。(你的想入非非有一部份都對的,其中一個沙灘是裸體沙灘,不過这个在外國一直都好流行,亦不是同志的特別活動)」


「甘就當然啦,同志又唔系病(那就當然啦,同志又不是病)」


「jin,或者就系同志身份既特別性,雖然好多人口就話接受同性戀,但真系好似普通人甘拍拖,甚至只系追求,都已經好困難。所以佢地先要特別搞一個派對,令佢地可以普通人甘交流,有追求對方既機會。(或者就是同志身份的特別性,雖然好多人説接受同性戀,但真系普通人一样拍拖,甚至只系追求,都已經好困難。所以他們才要特別搞一個派對,才能讓他们可以普通人一样交流,有追求對方的機會)」


「唉,希望每個人,無論性別,都有自由追求愛既權利,愛本來就系本能,無法壓制,亦都系無對錯之分,愛上同性就更加唔系一個病,同性既愛情黎得比人羨慕,但亦都更困難,所以無論系同性戀定異性戀,都能夠珍惜眼前人,畢竟愛系呢個世界上最珍貴同溫暖既野。(希望每個人,無論性別,都有自由追求愛的權利,愛本來就是本能,無法壓制,亦没有對錯之分,愛上同性就更加不是一种病,同性的愛情來得讓人羨慕,但也更加困難,所以無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都能夠珍惜眼前人,畢竟愛是这個世界上最珍貴和溫暖的東西)」

----------------

阿優扛從心底感謝他這班朋友,無限支持著他,也在背後關心著他。


下一到兩章 小井就岀來了!!!撒花!!

不留言也讚个呗!没動力了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