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勝澈的少女心

剪刀手 + 坑王😂
請別叫我少女心😂😂
Plz call me 希寶❤️

珉澈 abo

好久以前的脑洞


开了头 


先发出来,有空再继续写





金珉奎觉得很奇怪,最近一直感觉到身体微微发热,可是大家在准备回归,正磨拳擦掌打算好好表现给克拉们的时候,告诉大家他好像生病了,不就像淋了一盘冷水给他们吗。再者他们都爱逞强,只要一天不练习,就觉得落后很多似的,他只好每天多喝点水,偷偷吃了点感冒药。


他没把这种症状想成信息素的影响,毕竟自他成年以来,一直到没对任何信息素有过反应。李硕珉还经常嘲笑他,作为一个alpha,居然对信息素无感。还好有胜澈哥帮他说话,说来也奇怪,他一直以为胜澈哥会是alpha,可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特征的出现。


他如常地到练习室练舞,自从顺荣哥分化成alpha,还和知勋哥在一起后,每只舞都愈来愈难,明浩还经常跑来诉苦,要不是知勋哥及时提醒顺荣哥,我们肯定累死了。


推开练习室的门,已经有人在练习了。


“胜澈哥怎么这么早就在了?”他看向在练习室内努力练舞的胜澈,他记得昨晚睡前,胜澈的床铺还是空的。


“昨天开会晚了,在公司睡的。”胜澈在角落的背包中拿了什么东西就离开练习室了,珉奎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跟胜澈哥单独呆在一块了。是有什么得罪胜澈哥了吗?珉奎想了又想,还是没想到自己做错什么了。


“在想什么呢!”明浩大力的拍上珉奎的肩膀,令珉奎吓了一跳,成员们一窝蜂跑了进来。


顺荣开了音乐,大家很快投入到练习当中。珉奎也把问题抛诸脑后。

练了几次后,胜澈才走了进来,那个袋子也不见了。


是拿了什么给别人吧。


珉奎看着胜澈走回位置。


“金珉奎!集中啊!!”站在珉奎旁边的知勋提醒了他,珉奎向前看,看到顺荣略带责怪的眼光。


“好了!再来一遍!”重新打开了音乐,珉奎打起精神,让自己集中于练习中。


可是一股桃子香味围绕在他旁边,意志总是不能集中。


“怎么这么浓的味道?”圆佑在音乐停了下来,大家倒在地上喘气的时候,无意地说了一句话。


“什么?臭汗味吗?”胜宽倒在地上,还是不忙吐一下嘈。


“不是...甜甜的...”圆佑想了一下,还是没想到那股味道是什么。


圆佑哥也闻到了?珉奎看了一眼周围,好像只有圆佑和自己闻到了。


”是胜澈的香水倒了。“净汉把毛巾搭在胜澈的颈上,把袋子递给他。

”快去把袋子弄好吧!味道太重了。“净汉把胜澈推到门外,而胜澈也难得的没说什么就离开练习室了。


”怎么我还是嗅不到什么味道啊?“胜宽不解的看着硕珉,但硕珉都没嗅到。


”桃子味。“珉奎没发觉自己把嗅到的味道说出来了,也自然没注意到净汉略带深意的眼光。


胜澈再次回来的时候,味道已经没有了,大家也继续投入到练习当中。


练习到半夜四点是常有的事,可是今天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胜澈更是脸色苍白,好像快晕倒似的,顺荣看了眼知勋,征求他的意见,就让大家回宿舍了。



净汉把胜澈拉进空房间,胜澈顺着墙壁坐在地上,卷缩起身子。

 

TBC

智齿 珉澈

智齿


崔胜澈生智齿了,这消息不出一小时就被胜宽给宣扬出去了,连李知勋也难得的取笑了他们的大哥。


“不是说智齿是人心智成熟才生出来的吗?”李智勋默默地报了当年生智齿被崔胜澈一直开玩笑的仇。


整个晚上因为牙痛没睡好的队长大人白了他们一眼,死气沉沉的窝在美容室的沙发上,反正他们人很多,先睡一会也没关系。


可是牙床一直抽着痛,等下还要打歌,忙完一整天还要去忙演唱会的事。脑中塞满了该完成的事情,明明是极度疲倦的状态,却一刻也没能休息。


叹了一口气,张开眼睛,把不大的美容室扫了一圈,终于在镜子前看到正在做造型的金珉奎。


昨天晚上早早就睡了,早上还没睡醒就被经纪人拉着上了车,恐怕现在还没清醒过来,肯定也不知道他们亲爱的队长大人被智齿困扰了一晚上了吧。


也不是说他身体不舒服,就非要珉奎在身边照顾他,但莫名地心中浮现了一丝委屈。


直至造型结束,到了放送局,他还是被这种坏情绪给影响,显得有些失落,但大家都只当他牙痛不舒服而已。


“大家有长过智齿吗?拔掉会很疼吗?“蹲在舞台旁的阶梯上,可怜兮兮地跟克拉们诉苦。


在粉丝们略带笑意的安慰声中,胜澈倒也平复了白己的心情,投入到打歌舞台中。


只是一直在舞台旁边偷听的明浩,默默为自己的好友点了一根蜡烛。一开始知道他们大哥和珉奎在一起的时候,还挺放心的,心细责任心又重的队长有万能珉奎照顾,慢慢熟悉了以后,才发现珉奎哪方面都好,能照顾好队员们生活上的需要,就是心有点大,虽不至于伤到别人,但要他当个贴心小棉袄却不行。


为了队内的安定,一段恋情的发展,徐明浩小朋友决定帮他朋友一把。


”珉奎啊,胜澈哥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明浩走到台上,珉奎正和硕珉打闹着,拍了拍珉奎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地说。


”怎么啦?没听他说感冒啊?“


明浩快被他亲故给气死,在台上不能打他,克拉会看到的,明浩对自己说。


”胜澈哥生智齿了,疼得很。“


明浩以为珉奎会走过去安慰一下胜澈,却半天没有动静,略带不满地看着珉奎,没想到珉奎露出一副被萌到了的表情。


”哥怎么这么可爱啊~“


明浩表示不是很明白你们小情侣的想法,生个智齿有啥可爱的啊!!


明浩正想让珉奎走过去安慰一下胜澈,pd nim就开始事前录制了。


下了舞台,珉奎悄悄地跟在胜澈身后,看他因为疼痛而气鼓鼓的脸颊,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


“呀!“


”很疼吗?“


”废话“胜澈低声地说,不过心情却渐渐变好。


”哥,慢点陪你去拔掉他吧。“


”不行!明天还要打歌呢。“


”那礼拜一再去吧,有两天休息。“


”嗯...“ 胜澈还有点犹豫。


”让人知道我们队长怕拔牙会很糗的喔!“珉奎皱着鼻子。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跟胜澈说。


”才不会!我们克拉觉得我超级可爱的!“眼睛眨巴眨吧的看着珉奎,像是要强调这句话的可信性。


珉奎靠近胜澈,低下头,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嗯,哥超级可爱的。”


胜澈被珉奎突然的动作吓得一动不动,这小子在干什么,身边全是工作人员,当胜澈还在思考要是珉奎亲了上来要怎么办的同时,珉奎轻轻地摸了摸胜澈的头,立刻跑走了。


留下胜澈气冲冲的站在原地,却无法忽视流窜在心中的一丝甜蜜。



鬼怪 珉澈

鬼怪


胜澈哥会这么沉迷于电视剧是珉奎没想到的。


至少没想到胜澈会在忙得不可开交的宣传期中,宁愿睡少一两小时都要一集不落地追着看。


尤其电视剧在星期五、六播放,即使不能死守本放,都要在即日看最新一集。在连续几天放送,每天四小时不到的睡眠时间中,还要减少一小时去看电视剧,让他很是不爽。


跟胜澈哥在车上聊天的时间都没了!!


他们之前约定过在车上不要睡觉,不单是为了不要弄乱造型,还是避免经常睡蒙了出现在粉丝面前,虽然粉丝看了还是会大喊很萌,可是他们自己觉得很蠢啊!


但是自从胜澈哥迷上鬼怪以后,他们就没在车上聊过天了,虽然胜澈哥睡着的样子是很可爱没错,但在车后座,他们两个(仿似)独处的时间没有了。


以前还能两人坐在一起,看影片聊天,胜澈哥开心还能拉下小手,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


现在都没有了!!!


到了签售会,他跟胜澈不是坐在一起的,但有一个粉丝走到他面前说,胜澈说今天晚上要跟他看鬼怪。


今晚看鬼怪?和我?


虽然他们有一起看过,但自己已经有好多集没看了,怎么会叫我一起看呢?


“胜澈哥说的?”


“什么啊,珉奎不知道吗?”粉丝笑了笑,以为又是胜澈自作主张决定的事。


珉奎看了胜澈一眼,他俩隔得有点远,只见他眯着眼笑,精神看起来好像不错,后面几天都没行程,珉奎在脑中形成了一个计划,小小的邪笑了一下。


结束签售会,在休息室换衣服,边用余光看了下胜澈哥在哪里,看到他拿着衣服走出去了,就连忙跑到净汉旁。

“哥,今晚在别的房间睡行吗?”小心翼翼地跟净汉哥说,还要避免其他人听到。


“为什么?珉奎想要干什么呢?”净汉用他固有的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珉奎。


“哥!求你!”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看向净汉哥。


“好了好了,知秀啊,我们弟弟成年了不得了啊。”净汉边摇摇头,边走到知秀旁边。


看到知秀哥投来安抚的眼光,就立刻找起知勋哥。


“哥,你今天可以去别的房间睡吗?”他有点不好意思,知勋哥一直都没好好休息过,今天还麻烦他。


“我今天呆在工作室的。”


“你...悠着点”知勋大概猜到珉奎想怎样,脸红了一下,不自在的留下一句话就走开了。


得到两位哥的帮忙,珉奎放心了不少,只求今晚的计划成功。


结束一天行程回到房间,胜澈迫不及待的洗好澡,打开电脑。


“珉奎啊!你快点!”


刚洗完澡呆在客厅,没想到胜澈哥等不及叫他了。


这哥有这么喜欢鬼怪吗!


珉奎加快脚步走进房间,虽然已经确保今天没人来房间,还是锁上门,以防哪个来搞怪。


”哥?“刚洗完澡的胜澈没把头发吹干,穿着黑色短袖上衣和短裤就坐在地上。


虽然宿舍开了暖气,不代表就不会感冒啊!


正想拉起胜澈,他就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我想坐在地上。“


”会感冒的“


”我等下裹着被子就行啦。“把珉奎拉下来,珉奎顺从地坐在地上,反到胜澈站了起来,从房间角落拿起吹风机。

”你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啊!“胜澈跪在他面前帮他吹头发。

”哥你也没吹啊。“胜澈即使跪着,也只是高珉奎一点点。珉奎把头靠在胜澈的肩上。


”你这样哥怎么帮你吹头发啊。“


珉奎撒娇般的在胜澈肩上赖着不肯起来。


房间安静得只听见吹风机运作的声音。


不。


或许还有珉奎异常响亮的心跳声。


手缓缓抚上对方的腰,透过薄薄的布料,感受炙热的温度。


“金珉奎!好痒!“


胜澈颤抖着,随着互相紧贴的躯体传来。


”哥,我好想你!“他低声地说,呼出的热气,让对方不自然地缩后了一些。


”笨蛋!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的吗!“事情渐渐向着胜澈没有预料的方向走去,他微微用力,想离开对方控制范围。


”那不一样!“珉奎用力圈上胜澈的腰。


”我想跟哥在一起!就我们两个。“得来不易的独处时间,让珉奎一直藏着的委屈,一下子发泄了出来。


一直把自己困死在大哥、队长这个头衔中,没有好好照顾到小恋人的心情,珉奎是队友、是弟弟,却总是忽视了他更是自己恋人的身份,什么也自己扛着,没想过让他一起分担。


自己真的不懂得谈恋爱啊!


珉奎静静地等着,他知道胜澈哥有时候会钻进死胡同,需要别人提醒他一下。他知道胜澈哥其实心很软,即使没怎么表现出来,其实比谁都爱他。


”哥,我爱你“


如果说珉奎之前的话只是唤起胜澈对他的歉意,那么这句我爱你就是打破胜澈保护壳的最后一击,把胜澈最柔软的部分露出来。


胜澈坐到地上,轻力抚上珉奎的脸孔。


“来,看着我。”


珉奎抬起头,听话的和胜澈对望着。


“珉奎原来很伤心啊,不能跟哥单独在一块。”


胜澈望着珉奎闹别扭的样子,可爱的笑了一笑,珉奎正想做些什么来让这个哥哥知道一下,他真的很认真的在生气,胜澈先行动了,轻轻闭上眼睛,在珉奎的唇上亲了一下。


珉奎因为胜澈突然的举动,吓得睁大了眼睛,胜澈颤抖着的睫毛,退开后害羞的笑容和泛红的脸颊,让珉奎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珉奎把胜澈拉了过来,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手扶上了对方的腰上。


“哥不太懂亲吻吧。”珉奎笑了一下,露出小虎牙,一直感觉可爱的笑容,不知为什么现在看起来有些邪魅,他伸手把胜澈抱着,吻了上去。


两人气喘着分开,胜澈才有力气瞪珉奎一眼。


“你也不怎么样啊!”


“哥要再试一下吗?”珉奎装作要再吻上去。


“你走开!就知道耍流氓!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你是说什么?亲吻还是耍流氓?”


“全部!”


“我好像是天才,对着哥的话就什么都做得好了!”


“可是没有哥就什么都做不好了。”


“所以哥别经常不理我,我真的很爱很爱哥。”


珉奎认真的看向胜澈的眼眸。


“好了,知道了啦!”胜澈因为害羞,不好意思望着珉奎,连电视剧都不想看,只管离开这尴尬的氛围。


“哥,我跟哥们都商量好了,今天他们都不在房里睡。”


“只有我们两个。”


珉奎好笑的看着胜澈的脸一下通红了,气急的打了他肩膀一下。


“你怎么能!你...”胜澈瞪大了眼睛,被羞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哥都只看着孔刘前辈,我都妒忌了,哥要补偿我。”

说毕,就再次亲上胜澈的唇,把他要反驳的话给堵上。


反正哥又舍不得阻止他。



rolling paper 珉澈

好像很久没更了,其实这篇很早就写好了...


===========================


第一次举办fanclub Meeting 大家都十分紧张,为了以更好状态与克拉们见面,大家似乎都有共识地管理起身材。


不单是容易长胖的夫胜宽和权顺荣,就连一向都是竹片人的全圆佑也跟着顺荣去健身了,被激起胜负欲的胜澈哥也开始努力地控制饮食。


可是看到胜澈哥因为捱饿,愈发不济的精神,让珉奎很是心痛。


有时候胜澈哥还会因此而睡不着,第二天练习时也显得吃力。


但他却没办法叫胜澈哥吃多点东西,因为珉奎也清楚,一个艺人管理身材有多么重要。


所以他在写rolling paper时,忍不住写下那些话,不好意思亲口和他说加油的话,只好通过这个方法跟哥说。


“来,现在来说coups哥的”胜宽站在最旁边,拿着属于胜澈哥的信纸。


“我!珉奎!珉奎!我来说。”珉奎站前几步,伸手拿过信纸。


珉奎打开信纸,快速瞄了一下大家写给胜澈哥的话,选了几个夸奖队长的。


“wuli coups 为了减肥 有好好的吃沙拉吧...”说到胜澈哥在减肥,意料之中,粉丝都心疼得喊了起来,而胜澈哥害羞的低了低头,不好意思地笑。


又说了几段讯息,这个环节就在温馨的气氛中完结。


结束了粉丝见面会,大家闹哄哄地聚在后台,胜澈走到珉奎旁边。


“呀!减肥那段是你写的喔。”


“不是!”


“小孩说谎可不好!”


“谁是小孩呀!”


”少用身高来吓唬我!我能听不出哪个是你写的讯息吗,都在一起多少年了!“虽然知道胜澈哥说的在一起不是那个意思,但从胜澈哥口中听到这句话,珉奎还是忍不住在心裹偷笑了一下。


”怕哥不好好减肥才跟克拉们说的好吗!“


”行呀金珉奎,还懂得坑哥了是吧!’


“平时哥坑我也不少啊!”


”真生气啦“


”我没生气。“珉奎看到胜澈装可怜讨好的样子就放弃似的叹气,这哥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对他生气的。”我只是看哥减肥辛苦,想跟哥说加油而已。“


”我们珉奎真好!果然没我们珉奎不行啊!“胜澈伸出手,但一半就停住了。


”你!低下头!“胜澈不满的看着珉奎的个子。


珉奎虽然不知道胜澈想干什么,但还是听话的低下头。


“好乖啊,珉九儿。”伸手扫乱珉奎的头发,还喊着珉奎像小狗般的爱称。


珉奎又露出一副委屈无奈的脸,胜澈被逗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搭上珉奎的肩膀。“好啦,回宿舍吧!我肚子快饿扁了。明天给我弄好吃的沙拉!上次弄给胜宽他们吃的那个。我还没尝过呢!”


“是你自己说要吃肉不吃那个的。”


“那个时候我又不用减肥!”


“哥,别再饿着肚子了,我跟哥去做运动吧!”


“我上次说啦,我不喜欢健身。”


“那这样,我们比赛谁一个月内壮一些”


“又用这种逼我!”


“你不想就不比啰”


“比就比!金珉奎你输定了!”


清楚你对工作的坚持和努力,无法劝你停止,只想传达给你,我的心疼与不舍,至少让我陪着你。









珉奎日記

161231 幸福服装


为了年末的各个舞台,大家许久都没好好休息过,难得昨天有几个小时的空档,久违地去饭店吃了顿饭和逛了逛唱片店,回到公司不久,cody姐姐就把舞台服装拿来了。

胜澈哥喊了一声让孩子们集合,一个传一个,大家都集合在小小的房间里。

衣服七彩缤纷,还大大小小的挂着十三件背带裤。

这次服装还挺好看的啊。

刚想完这句话,胜澈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珉奎啊,这橘色的帽子配你刚好!和你染的头发完全一样!”胜澈超级兴奋的挥舞着那顶橘色针织帽。

立即收回那句衣服好看的话。”是之前染的好吗!我已经染了别的颜色了!“虽然对胜澈哥很无语,但还是走了过去,嫌弃的看了一眼帽子,无奈地把它戴上。

如无意外看到胜澈哥指着他嘲笑的样子。

”哥的衣服又很好看吗!“不服输的想怼胜澈哥一句,没想到先被cody姐姐打了一下。”姐配的衣服会很丑吗?“

在心里说会,可是不敢在姐姐面前说,只好连忙说不是,好不容易姐姐走了,回过头却没见到胜澈哥。

”胜澈哥呢?“问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明浩。

”去换衣服了啊。“

”哥也太粉红了吧!“胜宽在门口不远的地方大喊了一句。
什么粉红?

转过头看向门口,却发现胜澈哥穿着一身粉红走进房间。

“cody姐!为什么只有我这么粉红!”胜澈总是不自觉的撒娇,他那大眼睛一眨,粉嫩的嘴巴一嘟,大家都忍不住听他的,当然更多时候是故意不理他,看他委屈的样子,或是继续的撒娇。

有时候挺羡慕胜宽的,有次节目,让一个成员掐一下队长的脸颊,他已经第一个走前,可是为了更好的节目效果,最后还是由胜宽来。

天知道他多想掐一下队长白嫩嫩的小脸,平时抱抱的机会是多,胜澈哥也喜欢黏着他,可是掐脸这些机会多难得啊!

就在那自怨自艾的时候,胜澈哥走到面前,”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

低下头看,粉红色衬得胜澈哥更加的可爱,胜澈微微仰起头看着他。

”我现在去换!“急忙说完就走进别的房间,脸不会很红吧,摸了一下发烫的脸,只希望胜澈哥没注意到。

哥什么时候才会喜欢上我呢,想光明正大的抱着这么可爱的哥,想告诉大家,胜澈哥是属于他的。

换好蓝色的卫衣,我们也算配吧,看着站在自己旁边摆着搞怪表情的胜澈哥,心中默默地想。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慢慢来没关系的,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青葱 珉澈 15

那个永恒的夜晚 十七仲夏 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我往后的时光 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金珉奎了崔胜澈十年了,在他们结婚后第一个念日,珉奎突然想到。


他想起了分别的那一天,他照常踩着脚踏车出在早餐店门口,看胜澈坐在窗边,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得,这是他最后一天穿校服,所以今天看起特别的漂亮。


胜澈如往常般坐在他的后座,毛茸茸的小袋靠在他的背上。


他听见胜澈声地


“珉奎啊,放学后,在榕下等我,我有要跟你。”

他的心突然跳得很快,好像感到了什么一样。


得自己了一声“好“。


到了业典礼始的时候,他看到胜澈一直发呆,不知道是在背等下的致,还是担心晚上他的见面。他有感,是后者。


到胜澈上台拿证书了,可他还是呆站在原地,他看见珉推了胜澈一下,才知道要上台,他对着胜澈笑了一下,他知道胜澈也看到了,所以耳朵都害羞得了。


束了拿证书的环,他坐在座位上,看胜澈站在一旁,准备上台致辞。


他知道胜澈会做得很好的。胜澈在台上非常勇敢,流的把致辞稿一字不落的背了出,可他忽然害怕了,这么好的胜澈,他有信心一子能胜澈


站到了平时午休时呆的操,却发胜澈身边站了个女生,应该是胜澈的慕者。他看着胜澈礼貌的拒了那个女生,但心里却心不起,他害怕有一天,胜澈也会用这样礼貌而疏离的样子跟他告别。


所以他下定了决心。


他看到胜澈兴奋的跑到了榕下,看他一直盯着门口,期待自己的到


天慢慢的变黑了,雨也下了起,他不忍胜澈被雨淋湿,打手机,傳了简讯给胜澈。


他看见胜澈打息,然后自己的手机上示了胜澈的回复。


胜澈不肯走。


他只能再一封息过去,但胜澈一直没有打


一直到了天亮,胜澈才打了电


他看到了,胜澈望的笑容。


他拿起手中的相机。这是我最后一次拍你了吧。真希望我能再见。


他跟着胜澈,看他回了家,不久后拿着行李离了。


他知道胜澈应该是要离s市了,胜澈过,他拿到了p市一间大学的录取信。


”再见。“发送,珉奎知道,他跟胜澈的故事,已经划上句号了。


到真正了咖啡店的时侯,胜澈母亲找上了珉奎。


他跟胜澈母亲聊了好久,也从胜澈母亲口中得知胜澈的近况。


他每个月都去p市一次,就是了胜澈的志,一本放在学校,一本放在咖啡,一本自己收藏。


他想他一子都不会想到胜澈会当影师,就像他没想到他会收到胜澈母亲的短他儿子在在去咖啡店。


在看到长大了的胜澈出在眼前,那是他幻想过无数次的。


他也于知道前几天胜澈母亲突然他,得自己足够成熟了的原因。


了门。


得他回答胜澈母亲。




‘如果他在出在我的面前’


”好久不见。“




’我一定有足够的勇气’


”哥,我好想你。“




‘抱着他,跟他



”我你。“



end.








珉奎日記

20160715 晴天


不知不覺間活動期已經過了一半,每天都在上班練習中渡過。已經忘了有多久沒在床上好好睡一覺了,每次都好像剛睡下就被叫醒,自己又是很難起床的類型,每天都要勝澈哥叫很久才能醒。

不過今天勝澈哥沒有叫我起床,害我差點遲到,要所有人等我!還好淨漢哥進房間了。淨漢哥還問一句勝澈沒叫你嗎?雖然我應該自己起床的,但隊長看到有成員沒起床不是應該叫一下的嗎!!而且我是他男友唉!!

我換完衣服就跟碩珉明浩坐一起了,沒跟勝澈哥同一輛車。我跟他們抱怨說勝澈哥不幫忙叫我起床,他們反而問我是不是哪裡讓勝澈哥生氣了。





20160915


今天是中秋節,兩天前我就回家了,我妹見到我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只是喊了句你回來啦,就繼續跟朋友聊天了。

我這兩天吃了很多好吃的,回去要多做點運動了,跟勝澈哥一起,他上個月就說要減肥,但練習量又多,常常肚子餓,希望哥有好好的吃飯。

我上午跟哥通話了,問了哥回大邱做了什麼。哥居然去了女高!!看到照片要氣炸了!!被那麼多女生圍著,還站在馬路邊!靠在經理人身上!!萌死了!這麼可愛的哥為什麼我不在他身邊!

這個不能讓哥知道,不然他又覺得我黏他的了。

明明我是他男朋友,可是總欺負我!可是他得瑟的樣子也很可愛,就由着他玩了,反正寵着愛人也是男人要做的事情嘛!

還有哥還跟成敏哥去網咖了,他有打來問我要一起打嗎,可是我要陪奶奶就算了。雖然我也很想跟哥一起殺怪,但我遊戲沒哥玩得好,肯定被他念的。

今天天氣不算好,但還是能見到點月亮的,不知道哥現在是不是在想我呢?才兩天不見,我真的好想哥。


Better me 圓澈

如果不是網上回圖文並茂的內容,他也許不記得他說過這樣的話了,他知道自己做錯了,從他在練習室通宵練習的時候,在第一次感到沮喪的時候,練習了很久結果都不好的時候,第一次與成員們表演的時候,收到第一份粉絲的親筆信時,他就知道,年幼時無知的一段話,對別人,是多大的傷害。他在成員們都還不知道的時候,就到了練習室,經理人沒說什麼,拍了拍他肩膀就讓他自己一個人呆着了。他拿起筆,許久都沒寫下一字,他其實有很多話想說,卻一句話都寫不出。


如果是勝澈哥,他一定會很勇敢的面對自己的錯誤。勝澈哥一直是他學習的對象,即使他沒怎麼表現出來,可他真心覺得勝澈哥做他們隊長實在太好了。在各個採訪中他也說過,勝澈哥很男人,很有領導能力,很勇敢,和什麼人都能打成一片,就像太陽一樣,充滿活力,也為別人帶來光明和溫暖。


自己也是很早期的練習生,當時道允哥,勝澈哥,和知勳哥已經在了,一開始,道允哥和勝澈哥是和其他哥一起練習的,當時還和知勳哥一起看了他們和公司其他前輩拍的影片,可有一天,他們開始和我們一起練習了,當時都看得出來道允哥和勝澈哥有一點失落,可很快就熟習了環境,和我們打成一片。


當時seventeen tv 開始了一段時間,勝澈哥和道允哥才加入,可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和我們一起練習,也會教我們很多東西,對他們本就不那麼陌生,可也不是很親,勝澈哥他們一直都是和出道了的哥哥們一起的,要說親起來,都是從練rap開始。


“哥,可以教我rap嗎?”有些緊張和不好意思,圓佑在勝澈獨自一人看rap影像時鼓起勇氣走向勝澈。


“你也對rap有興趣嗎?”勝澈一臉興奮的看向圓佑,立刻拉着他看珍藏的影片,和他一齊買寫rap歌詞的本子,知道他們在同一間學校後就約着一起上學,下課也等着一起回公司。


回憶着和勝澈哥的往事,彷彿真的加添了勇氣,把心中所想的親筆寫下,停筆不久,門就被打開了,勝澈從門外走了進來,看了手寫信一眼,手撘在圓佑的肩上。


“圓佑,不要這麼擔心,我們都在。”沒多說什麼,卻讓圓佑的心安定下來。信托公司放上網後,就投入了練習,與身旁的十二位兄弟一起。


最後一個舞台也結束了,vapp直播着他們在練習室唱歌的樣子,勝澈沒拿咪,但也小聲的跟着歌曲唱着,小小的歌聲讓圓佑又陷在回憶裏了。


勝澈哥作為練習生前輩,實力是不用説的,一開始練習的時候,老師叫他和道允哥先表演一次,他們很快就決定了唱什麼歌,一個唱一個rap,所有練習生都着迷似的看着他們的表演,不止是他們表現得很好,他們的默契,隨時能做好表演的準備,在陌生人面前表演的熟練,種種都令人忍不住拍手感嘆。


“勝澈啊,你不是唱歌的嗎?什麼時候轉去rap啦?“坐在一旁的老師在我們拍完手後好奇都問到。


“跟着JR和Aron哥學的,我一唱歌就害羞老師你也是知道的嘛。”勝澈彎起嘴角,不好意思地說。


“你是要做歌手,還是弟弟們的前輩,唱歌害羞怎麼行!快點唱一首!”老師怎樣也要他唱一首歌,可也不像真的生氣,反倒是想逗逗他。


“啊!老師!”勝澈哥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聲音也軟了幾度,看老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就拿起咪,求助似的看向道允哥。


“醉中真談吧,你不是練習過嗎?“道允哥說過就一副你自求多福的樣子坐下來了。

勝澈哥嘆了一口氣,拿岀自己的平板電腦,按了幾下,音樂就出來了。


”不知道有沒有醉 也不知道是否......”比想像中甜美的聲音,加上因為害羞而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樣,圓佑真的像歌詞般,不知道是不是醉了,可他在那天以後,就像個小粉絲,觀察着勝澈的一舉一動,也難得鼓起勇氣去找勝澈學習rap,也從不停止練習唱歌,特別是那首醉中真談,就想着有一天能和勝澈哥一起唱。


“hip hop team要唱什麼?“DK在勝澈旁邊點着歌。


“醉中真談吧”圓佑在勝澈耳邊輕聲地說。


“醉中真談!圓佑說他想唱!點醉中真談吧!”


在勝澈旁邊和他一起唱着這首歌,在他興奮地說唱得真好時費力壓下上揚的嘴角,哥,你不知道,當初迷惘的少年,因為你rap時自信的模樣,下定決心學習,從不敢停下追隨你的腳步,又深怕你知道,少年時的懞懂情感,成了進步的動力。


Cause I can smile a little more, sing a little more

Feel a little more 全因為你

說好了要為幸福 一天天地練習


練習 Laugh a little more, love myself a little more

要學會更加善待我自己 為你我變成了 Better me

end


依赖 珉澈

也不是第一次了,先不说练习生时期被坑过多少次,单是认识他哥以后没一次生日过得平稳的。再者,行李密码那次一成功开锁,脑中立刻浮现的,就是又被坑了,跟他哥抱怨,也只是被嘲笑多一次,这次音乐放送后台,也是耳朵软,就听了他哥的,一看到他哥小狗似的讨好的眼神,就知道没好事。可每天就听他哥说的。


珉奎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被他们家队长说成万能的,可是一面对着他coups哥,多聪明都没用。他哥做什么他都觉得好,做什么都对。


毕竟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崔胜澈就是众人眼中的大前辈,珉奎第一次以练习生的身份进入公司时候,天气不怎么好,他站在公司的大门前看着阴暗的天空,整个人也变得低落超来。终于成为练习生了,可怎么天公却不做美,珉奎有些气馁的想。拖着要活不活的脚步走进大门,面试时见过的姐姐很快地把他带进练习室。


"胜澈啊 有新人进来了 你带一下


“公司说大不大,说小,却五脏俱全,地下一层的房间不多,很快就走进了一间练习室,两三个坐在一旁,坐在中间的男生一听见开门声就看了过来。


"知道了"他放下耳机就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95年的,你呢?“那时的崔胜澈头发还挺长的,这哥有自然卷吧,还有眼睛怎么这么大,睫毛好长喔,他比我矮也,无数个问号和感叹号在脑中飘过。


“…”


"Hi Hi 回魂啰”胜澈眨着大眼睛,手在珉奎眼前挥了挥。


“你...你好,我97年的。”看到胜澈的时候,还以为他比自己还要小,毕竟自己长得就成熟。


”我比你大,叫我胜澈哥就行,一起努力吧!”胜澈没露出多少吃惊的样子,只是拍了拍珉奎的肩膀。

"胜澈啊,又来吓新来的孩子啦。"另一个眼睛大大的男生走了过来撘住了胜澈的肩膀。


"我才没有,我是在欢迎他!"胜澈顺势靠着那个男生,两个人就像忘了珉奎的存在般打闹着。


“我叫金珉奎,97年生。请多多指教。"珉奎退后了一步,对着二人行了90度的礼,也打断了两人的话。


“97年的啊,又多了一个弟弟了啊。你好,叫我道允哥吧,我和你胜澈哥同岁。“


珉奎也不是怕生的人,没多久就和哥哥们打成一片,跟他同年的,比他少的都陆续进来了,他的角色也从小菜鸟变成老前辈,可依旧对着他胜澈哥就成了当初的毛头小子。


”你怎么就这么听你胜澈哥的话啊?“不止一个人问他这个问题了,可他一直以来都以他哥是前辈啊,他哥有领导力等根本没有说服力的话蒙骗过去,也就没人知道他那小心思。


他还小,做不到可以让他哥依赖的大树,那就做他的树洞,听他诉说一切烦忧,听他的话,做他最乖的弟弟,跟随着他,学习他的一举一动,做他最得力的助手,试着帮他做他没能做的事。成为令他信赖的万能弟弟。


他就像所有渴望长大的孩子一样,希望自己赶快长大,不是为了成人世界的七彩霓虹,而是为了守护别人的一片净土,希望他能保持孩童般的笑容,缓慢长大的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要那么快承受大人们的压力,避开那些成人世界的不公。失落,沮丧,愤懑都不要岀现在他最初的爱人的生命里。

end

守墓人 珉澈

李灿一早被母亲从被窝里挖了出来,揉了揉眼睛,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叫唤声,只好听话的起床了。


每年这个时候,母亲脾气都会特别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终于能去探望他爱人,我老爸,所以心情都很好。


虽然能见到老爸是很开心,但这么早就要起床是真的好痛苦!!


“李灿!你给我快点!!”


听到母亲虎吼的灿立刻换好衣服,赶快跑上车。


“若,早餐。”母亲把三文治递给李灿。


“谢了,妈。对了,这次怎么拿了这么多吃的啊!“以往每年母亲准备的都差不多,但这年多了很多,还有一些不像是祭品的食物,母亲还煲了汤。


”我多拿点给胜澈那孩子的。“


”胜澈?“灿第一次听这个名字,还为是父亲新搬来的邻居。


”他比你大呢!记得喊哥。“


”知道了。“



车慢慢从市区开到城郊,他的父亲就葬在城郊政府的墓地里,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察,在一次行动中殉职,所以被葬在政府的墓地里。


山上没别的东西,就只有这一个墓地,但几年前在父亲墓地不远处起了一座小小的建筑,他问来拜祭父亲的大人们,大多都不愿多说,只匆匆说了他是新的守墓人。


守墓人?


怪可怕的。


不知道这次能见到他吗?


李灿不知道为什么对守墓人这么感兴趣,但一看到那座孤伶伶的房子,坐落在墓地旁,他就忍不住好奇心。


到底是什么人会愿意住在可怕的墓地旁?


四周没一个活人,就连动物也没有,了无生气。


在寂静的屋子里


守着一座山,一橦房子,一块墓碑,一个人。


”灿!你这孩子干嘛!“母亲的声音把灿从思考中唤醒过来。


”快来!“母亲先下车,他跟着母亲把祭品拿到父亲的墓地前。

”胜澈哥呢?“灿看了看四周,都没见新的墓碑。


”他应该还在屋子里吧。我们等下再去找他。“


”屋子?他就是那个守墓人?“听母亲的话胜澈应该和自己差不了多大,可是去当了守墓人?


”什么守墓人?“母亲先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然后突然静了下来。


”灿儿!“几个男人走了过来。是父亲以前的同事。


”叔叔好。“


”灿啊,你帮我把吃的拿给胜澈吧,我跟你叔叔聊一下天。“


灿听从母亲的意思,把吃的拿走。可他没有立刻离开,他走到离父亲墓碑不远的大树旁,偷听他们说话。


”胜澈那孩子就这样放他在这里好吗?“


”也没办法,他不愿意走。“


”他还要读书呢!“


”保险金,体恤金,父母留下来的,还有警局给的钱,一辈子不工作也够用了。“


“可他就这么在墓地旁住着?”


“他这孩子,父母被杀以后,就他朋友陪着他,连父母的身后事都没处理,他朋友就因为他死了。”


“警察来到的时候,他就抱着他朋友的尸体,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地上,局长跟他道歉什么的都不理,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要陪在他朋友和家人身边。”


“我们本来也觉得他是不是受不住打击疯了,怎么会要住在墓地旁,可这几年看来也挺正常的。”


”也是我们对不起他,警长也是的,为了赶快完案,就不深入调查,胜澈爸妈当初死得很不寻常,那些人就是来寻仇,有计划的杀掉他们一家人的,如果我们查下去,就能保护好胜澈,他那朋友就不用死了。“


“那个孩子是真的很爱护胜澈吧,在那么多枪口底下,也不肯说出胜澈在哪。”


胜澈。


那个守墓人。


爸妈死了。


他的朋友也因为警察的疏忽才死去了。



“告诉我!崔胜澈在哪?”一把把冰冷的枪指向男孩。眼前的男人身上全是可怖的纹身和伤疤。


“我不知道。”被打得血流满面的他跪在地上,不肯说出胜澈的下落。


“不知道!给我再打!“男人一声令下,身边的小混混一拥而上,一个个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虽然疼痛,虽然害怕,但始终没出声音。


”老大!警察来了!“一个人冲了进来,那些男人都一窝峰地逃亡了。


”珉奎......“被珉奎骗走了的胜澈不放心,偷偷赶回家,却看到那些杀害父母的男人匆忙离开,感觉不对的他一推开门,就是珉奎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哥......你不要哭,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哭,我要...保护哥的,虽然...没能守着约定...保护你一辈子,但我总算...没让你受伤害。”珉奎被胜澈抱在怀里,血从口中不断涌出,但他始终笑着,就像每一次向胜澈求称赞的时候一样。


“不要...珉奎啊…”胜澈死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颤抖着。


“哥,虽然...一直没说出口...但我...我是真的......很爱很爱哥的......哥...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不要太难过...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一直守护着哥的...”



灿看向那座房子,终于知道为什么房子看起来孤零零的了。

他避过母亲,走向那座房子。



“胜澈哥?”灿敲了两下门,没人应,但门没锁上,轻轻推就开了。


房子不大,但也有两层,小小的厨房和客厅,还有通往估计是睡房的楼梯。


该有的电话电视都齐备,想必是警局的人为他添置的。


他不敢上两层,他把视线看向房子另一面的落地玻璃窗。


外面是小小的花园,说是花园,其实就是房子外的草地,但被主人悉心打理过,各种颜色的花朵,大树,形成一个自然的园子。


中间有三块墓碑。


是胜澈哥的父母和那个朋友吧。


“你是?”


一把声音从灿背后传出。


灿立刻转过头来,一个黑色顺毛的青年站在他背后。


“胜澈哥?”他想这个就是母亲说的胜澈哥,眼前这个人有白哲的肤色和大大的眼睛,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叫李灿!是......”灿不知道要怎么跟胜澈表明自己的身份。

”李阿姨的儿子是吧?你好,我经常从阿姨口中听到你的名字呢。“胜澈走过李灿,推开了往花园的门。


灿跟着胜澈走到了墓碑旁。


金珉奎。


灿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和上面的照片。


一个笑容十分灿烂的男生。


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


“本来你应该叫他哥的,他比你早出生两年。你是99年的对吧?”


“对的。”


“虽然他没再长岁数了,但继续喊他哥没问题吧。”胜澈拿过毛巾抹着墓碑。仔细地抹过碑上的每一处,微微转过头跟灿说。


“当然。珉奎哥,你好。”灿蹲了下来,认真地向珉奎问好。


“珉奎一定会很喜欢你的,他啊,就喜欢被人叫哥,因为他总是追在我后面叫我哥,他可想要一个弟弟呢。”胜澈看着珉奎的照片,却像陷入了回忆里一样。


“珉奎哥很爱撒娇喔?”


“对啊,他虽然才19岁,可是已经很高了,以前总有人觉得他才是哥哥,我常常欺负他,可是他只会自己生闷气,只要我哄他两句,他很快就会开心起来,在我面前撒娇,就像只大型犬似的。”胜澈说着说着笑了起来,露出深深的酒窝。


“你们感情一定很好。”灿惋惜地看着胜澈,他知道胜澈不需要别人可怜,他也没什么资格安慰,可是看着胜澈怀念的模样,再想到两人现在已是阴阳相隔,不禁有些心酸。


“李灿!把吃的放在门口干什么?!”母亲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阿姨。”胜澈站了起来,向李灿母亲问好。


“胜澈快来吃东西,阿姨煲了汤。”母亲拉着胜澈的手回到客厅,拿出一早准备好的食物。



李灿准备要走了,母亲把餐具都收拾干净,正帮胜澈检查一下有什么要找人来修理的。


“胜澈啊,阿姨过些时间再来看你啊。”母亲推开门,先走了出去。


李灿在踏出房子之前,最后一次看向墓碑。


胜澈坐在草地上,闭着眼轻轻靠向墓碑。


微风吹过,嘴角上扬。


在转过身前,仿佛看到胜澈靠在一个稍高一点的男孩肩膀上。


就像甜蜜的恋人互相依偎着一样。 



end